品格指導手冊 品格故事資料 品格核心價值 品格融入課程 品格讀經活動
倒看人生宣導系列 班級行為依據討論 教師品格專書教材 話說品格故事  

建德國小每月核心價值 品格小故事

實施月份

核心價值

故事1

故事2

故事3

故事4

故事5

故事6

九月

禮節

 

 

 

 

 

 

十月

合作

 

 

 

 

 

 

十一月

關懷

窮媽媽打工 獎助貧童

現在能做現在做

殘障之師柳青松

阿嬤撿垃圾 湊錢捐小學

 

善意與幫助像一顆球

 

十二月

謙恭

平實親切的國際級導演

冷板凳磨出硬底

沒有不會做人能成為名醫的

 

 

 

一月

誠信

請吃良心菜

 

不甜的西瓜

 

春天底下兩條蟲

養生酥糖 曾文雄有大智慧

婦人欠醫藥費 18年後奉還

郵局櫃員 淚阻婦人匯詐款

二月

負責

學會了,真好!

賣爆米花的學生

對自己的過失負責

 

 

 

三月

欣賞

人不可貌相

三個金人

孩子「小」朋友

美麗的喜憨兒

 

 

四月

尊重

 

 

 

 

 

 

五月

孝敬

 

 

 

 

 

 

六月

感恩

 

 

 

 

 

 

七月

勤儉

 

 

 

 

 

 

八月

正義

 

 

 

 

 

 

 

 

 

 

 

 

 

 

 

 

 

 

 

 

 

 

 

十一月

 

殘障之師柳青松 教畫二十八年

 

生命力記者/王惠貞報導

 

 「我不是養,而是在教他們,讓他們能在下半輩子有再站起來的機會」柳青松說。

 

 現年六十三歲的畫家柳青松,民國六十年起,他付出人生中將近一半的時間,共幫助了七百多位殘障學生學畫,讓他們能在困境中學得一技之長,並訓練獨自生活的能力,幫助殘障朋友們開啟生命的另一扇窗口,「讓更多殘障者勇敢的以復健精神走出來,也減少他們家庭的一些困擾」柳青松欣慰的表示。


 柳青松出身貧困,只能以自學的方式學畫。民國五十六年,先總統蔣公八十歲生日時,他畫了一幅百駿圖作為壽禮,獲其賞識,後經當時總統府祕書長張寶樹安排進入國立藝專就讀,得前輩畫家李梅樹、楊三郎、李石樵、張萬傳、呂基正、洪瑞麟、梁丹丰等人指導後又赴國外深造三年,回國後,因感於國家栽培,加上自身窮困的背景,他便決定貢獻所學,教導殘障者作畫,使他們謀得一技之長。


 一開始,他配合板橋縣政府辦理的「小康計劃」,教導二十一位殘障者作畫,但因只舉辦了一期的課程,要繼續下去不僅沒空間也沒經費,後來幸獲多方人士幫助籌措資金及購屋,因此才有了支撐自己繼續做下去的基礎。


 柳青松表示,每個學生因其生理上的特殊,因此,在教導其作畫的過程中所遇到的問題也都不盡相同,如有一個因不慎觸電而失去一隻手的學生,在剛進去的時候,因為要釘一張畫布但卻無法用一隻手單獨完成,生氣的用自己殘缺的手瘋狂的敲畫板,直到流血,在這種時候,柳青松只是靜靜的在一旁任其發洩,等到他自己平靜下來時才和他好好的談、幫他上藥、收拾等。


 他教導學生的方式,不只是教他們繪畫的技巧,並且還要教導他們生活上的自理能力。所有的學生在學畫期間都住在他家中。而除了那些沒有手或腳的學生,必須幫他們做一些生活上的衛生處理、沐浴外,在飲食方面,則要他們自己想辦法進食,他說:「今天沒有了四肢,但是嘴巴還在,人比動物聰明,自然會想出自己進食的方式。」雖然這樣的做法曾引起爭議,但他仍舊認為這樣才是讓他們學習自力更生最好的方式。


 柳青松以作畫為喻表示,縱使練得了高超的繪畫技巧,但若沒有一顆能感受到愛的心,就無法表現出畫作本身的生命力,因此,他教導那些學生們,主要就是希望他們能夠瞭解「感恩、重義、孝道」的真諦,因為他認為,真正可稱為「殘障」的人,是因為心的殘缺而無關外表的缺憾。

窮媽媽打工 獎助貧童

200747

〔記者林曉雲/台北報導〕窮人也可以辦獎學金,散播愛心和希望!

高媽媽學歷不高,工作也不順,三天兩頭被辭退,做女工、洗水塔、拉保險,和擔任學校工友的先生克勤克儉,家徒四壁,兩個兒子要打工賺錢,卻撥出自己的一半所得捐作愛心獎學金,今年已邁入第5年,今年提供18萬元給50所學校、3百位清寒學生2千到5百元不等金額,還另外捐助伯大尼育幼院。

高媽媽本名張鳳英,結婚24年,每天的菜錢控制在一百元,自己帶小孩,有零工就打,家徒四壁,好不容易跟農會貸款買了間小房子,家具幾乎都是別人給的。

家徒四壁 大方捐款

家裡這麼拮据,怎麼有錢辦獎學金?但高媽媽就是有辦法!她說,小錢不嫌少,也可以做愛心,去藥廠包裝胃乳,一包賺0.05元,民國92年省下2千元,捐給北政國中4位清寒的畢業生,開始了高媽媽愛心獎學金。

民國93年離開了藥廠到處打工,高媽媽說,工作運不佳,總是被辭退,經常做一陣子就沒工作,但她依然把打工一週的工資捐出,做北政國中第二屆高媽媽愛心獎學金,還附送一本書「荒漠甘泉」。

高媽媽說,剛開始有的學校嫌她捐助的金額太少,不知道那是她忍著家中的不足,一滴血一滴淚努力節省下來鼓勵清寒學生的錢,後來她進入保險界,業績也不好,去年有50張保單,一半所得捐作今年的愛心獎學金,高中20名每人2千元、國中及國小共280名每人5百元。

除了台北市的高中、國中及小學,高媽媽的愛心還散播到遭受921震災的東埔國小,家中牆上貼著愛心獎學金目標,明年高媽媽希望能夠幫助5百個學生、後年7百個……假日她會和老公、兒子一起去洗水塔,洗一個水塔可以賺2千元,可以作為一個高中生或4個國中、國小學生的獎學金。

受潘清秀故事感動

高媽媽說,雖然她常常被人笑,沒有錢還想做愛心,但她在自由時報看到潘清秀的故事深受感動,覺得德不孤必有鄰,希望台灣有更多的人一起做好事,代代相傳。

潘清秀 再苦也要行善

 本報325日頭版刊載南投縣男子潘清秀雖然肢體障礙,打零工月入只有34千元,生活清苦的他,堅持簡單又快樂的「日行一善」原則,78年來,天天做善事,有時到郵局劃撥捐款,有時到便利商店捐發票或零錢,沒錢可捐時就捐血,他說,一天不做善事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再窮、再苦也要做善事!」說到做善事就眼睛發亮的潘清秀說,「一元不多,但也不少,每人每天捐一元,全台23百萬人一天的捐款就有23百萬元,這筆錢可以幫助很多人了。」47歲的潘清秀,目前與姊姊一家人住在簡陋的鐵皮屋,雖然每月領有7千元身心障礙補助,但不敷生活所需,必須打零工或挖藥草貼補,無法上山或沒有零工可打時,就撿拾保特瓶等資源回收物品變賣,但他仍堅持「每天都要行善」理念。

 《轉載自自由時報》

 

十二月

平實親切的國際級導演

2003-05-19 \ 優仕網專訪

提到張作驥的大名,印象便是在國內外大小影展中獲獎無數的電影【黑暗之光】、【美麗時光】大導演。但是踏進揚名國際的張作驥電影工作室,簡樸的板凳和茶具,搭配電影海報,顯露出古色古香的特色。而國際大導演直率爽朗的態度,就像鄰家大哥哥一般親切。優仕專欄這次就帶大家來認識這個高親和力的電影大導演。  愛作夢 踏上戲劇之路
張作驥專科以第三名優異的成績,從新埔工專電子科畢業。因為愛看電影、愛作夢,對電影具有濃厚的興趣,服完兵役之後,插班考進入文化大學戲劇系就讀。張作驥笑言:「反正電子、電影只差一個字」,喜歡電影的他,就這樣踏出自己投身電影的第一步。

在父母眼裡,張作驥從小是個愛玩也能把書讀好的孩子。他堅持下了課就不看課本,一定善用課堂上的時間,將老師當日教導的內容全盤吸收、了解,遇到問題就拼命發問,直到了解為止。只要出了教室,就不會再問老師任何問題。因為這樣的態度,所以他的在校成績一直不錯。

張作驥表示,當時準備插班考,只能靠自己,他把書店可以找到的電影相關書籍全買回家,外加學長姐給的考古題,一個都不放過。為了準備考試,原來是夜貓族的他,改變作息,天未亮就起床運動鍛鍊體力之後再唸書,苦讀了八個月,所有電影理論可說是倒背如流,也將自己的體能調整到最佳應考狀態,終於順利以第二名正取的優異成績考上文化電影系,讓原先不看好他的父母親嚇了一大跳,也由此窺得他個性中的堅持與執著。
認真 從沒人緣變成人氣王
在大學時代,因為是插班生,加上對兩性觀念比較保守,一開始張作驥在班上顯得孤僻及封閉,鮮少與同學互動往來。但時間一久,他成為同學中最搶手的課程分組夥伴。為什麼會從沒人緣到大家搶著跟他同組呢?張作驥大學同班同學,也是他的太太在一旁笑笑地說:「他做事超認真的,哪一組有了他,就等於有了保障,成績一定會過!」

張作驥表示,他大學時一年拍40部片,在別人眼裡根本就是個不可能的任務,但是他做到了。「當時為了向家人證明,我是認真的想拍電影,從一進大學開始,有空就拍片,不論是電影還是短片。每次交電影作業,只要其他同學不想做,我就幫他們拍、幫他們做;甚至別人在拍片,我也跟著去拍片現場,看看有什麼幫得上忙的。久而久之,練就了一身的經驗及驚人的耐力。」
對於有興趣的科目認真學習,那麼沒興趣的科目呢?張作驥靦腆地說,「我對舞台劇的課程真的沒興趣,每次老師要我示範表演,一些太過貼近的肢體動作讓我全身不自在,對於這些科目,我只求能過就好,並沒有太多的要求。」

 獎金 全作為下部作品經費
一直以來,張作驥都只在乎是否拍出好電影,而不計較拍電影的花費,因此每部電影最終都超出預算。但為了拍出滿意的好作品,身為導演的他,每次都必須拿得獎的獎金,或向銀行貸款,來補貼超支的費用。張作驥開玩笑的說:「我拍電影拍到現在,跟別人還沒這麼熟,最熟的就是銀行了」;「至於電影得獎這件事,對我而言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因為每個人喜好不同,有人喜歡就有人討厭,得獎只是代表我的電影剛好對上了評審的胃口,以及有成果方便張羅之後拍片的經費,對於我拍電影的方式則不會因為得獎而有影響、改變。」
努力 拍深刻的電影
張作驥每部電影的內容,都源自他生活週遭發生的人、事、物,觸發他一些想法及感覺,再經由電影表達出來。張作驥認真地說,「我從不用華麗的包裝和複雜的裝飾,只想運用最簡單的意境,將觀眾帶領到自己的內心深處。」在一片黑暗的電影院裡,將觀眾牽引到電影中,隨著電影劇情起伏,是他的最大成就來源。

張作驥說,曾經有個導演提到「最難拍的電影不是賣座電影,也不是文藝電影,而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電影。」這句話對他影響很深。「看完電影,往往記得的只是一個場景、一句對白、或一個畫面。因為在電影院看電影,不能倒帶重播,一重播膠捲就會燒掉,在僅此一次的播放中,如何讓人印象深刻,是最困難的,也是我一直以來努力想達成的目標。」
佩服 虞勘平及侯孝賢
我欣賞很多人,但最佩服的還是虞勘平及侯孝賢這兩位導演。」張作驥流露出欽佩的表情說,大部分電影,觀眾看過一次,知道內容跟結局,就不會想再看了。虞勘平卻能拍出讓人想一看再看,而且意猶未盡的電影,曾創下下檔後,應觀眾要求再上檔20次的紀錄。雖擁有這麼大的成就,虞勘平的生活態度依然平實,不沉溺於外在的名利,是最令他覺得了不起的修為。

侯孝賢的一席話,則是影響張作驥留在台灣電影界發展的重要關鍵。侯孝賢在他們班上演講時提到:「在台灣當導演,就像當流氓;當流氓一定要有自己的地盤。要怎樣鞏固地盤?就是從基層做起,慢慢熟悉你的地盤,然後才能把老大幹掉。」這句話直接給了面臨出國深造,還是在台灣當電影學徒的抉擇時刻的張作驥一劑強心針,也讓他留在台灣紮實地從基本學起,奠定未來的發展根基。
培育新人 注入電影新血
現在台灣電影工業不如過去發達,國片逐漸凋零,對有興趣往電影工作領域發展的同學,張作驥的的建議是「嘗試和耐力」。張作驥嚴肅地表示,台灣電影界斷層太嚴重,所以他一直想培養新人,增加電影界的新兵。舉演員來說,好的演員外型不一定要特別俊美,但卻一定要具有個人特色,散發強烈魅力,未來才能出人頭地。他總是誠摯地教導新人如何自我培養,讓他們得到更好的發揮與學習。
他也提醒這些新人,在電影圈每年都有不少懷抱熱情的新血加入,但淘汰的比例非常高。如果真的想往電影發展,最好從最底層的助理慢慢打底,磨練並累積耐力,增添內涵,等到有機會表現的時候,再將長久蓄積的能量表現出來,別人就會看到你的才華。
充分休息 積極面對生活
「人要先善用自己的休息時間,才能有效、充分地調節工作壓力,用積極的態度面對自己每天的工作,我想這是目前同學最需要的。」在畢業前夕,許多年輕學子即將邁入職場之際,張作驥建議同學們,在就業之後,要懂得規劃休假,充分放鬆,才不會失去「休息」的意義。這對於上班族是很重要的。
回想大學時代,張作驥遺憾地說,後悔大學沒有好好玩、培養同學間的人際關係。張作驥給同學的建議是,他認為大學生應該利用學生時代好好的玩,與其只會死讀書,不如考試前再認真讀書,不要在成績上留下遺憾即可,但平常好好的玩、徹底體驗年輕,不要在青春時代留下空白。
 《轉載自優仕網之優仕大人物》

 

 

陳萬裕:沒有不會做人能成為名醫的

 業周刊 第887期 2004-11-22

 八十九歲的台大醫學院榮譽教授,退而不休繼續看診做研究

陳萬裕:沒有不會做人能成為名醫的

 

撰文者:李美惠

 

退休十九年的陳萬裕,每天一早就到台大醫院研究室做功課。他專做人家不會做、不能做、不敢做的醫療工作,樹立醫界最佳典範。

 

最近,描述醫院內爭名奪利與醫療糾紛的日劇「白色巨塔」引起熱烈回響,類似情節也不斷在國內上演。十一月十二日醫師節剛過,報上就出現病人把醫生「遊街示眾」;醫生強行收取高額費用或濫用禁葯等新聞。

醫、病間互信薄弱,醫療糾紛層出不窮,很多人慨嘆「良醫哪裡去了?」事實上,有高尚人格的醫生仍處處可見,但受到財團介入,醫院企業經營後,醫病關係也變得商業化、消費化,良醫有志難伸。

健保制度的不當,讓醫療行為,產生結構性變化,除了少數公立醫院的醫生有底薪外,醫生連開葯、開刀都受到健保的約束。中小型醫院經營困難,更何況開業醫師要面對的生存壓力,這也導致醫生在醫病關係上的質變。

現代良醫應是什麼形象?很多人想起,台灣碩果僅存的少數醫界大老之一,國內腎臟內科鼻祖——陳萬裕教授。

目前擔任台大醫學院榮譽教授的陳萬裕,一九一六年生,今年八十九歲,已經退休十九年,但仍然每天大清早就搭捷運到台大醫院,在研究室研讀最新的醫學資訊。

不在台大的時間,他固定在台大建教合作的恩主公醫院、國泰醫院、聯合門診等醫院看病。陳教授說,台大醫院資源多,相對需要他的少,所以,他沒有在台大看診,但是仍到台大的研究室。

傍晚,台大醫院長廊,經常可以看到一位健步如飛、身瘦嶙峋的白髮老人,穿過西址(舊台大醫院),步下捷運車站。不穿白袍的老教授,雖然是台灣醫界之光,國際腎臟醫學權威,是尿毒症患者的救星。但走在人群中,連年輕的醫生,都不見得認識,更別說來自其他人尊敬的眼神。

曾是李登輝前總統的醫生,現在退休擔任台大醫學院榮譽教授的連文彬說,「不論在學術研究、醫療技術或為人處事,陳萬裕教授都是影響我最深的人。」連文彬最推崇老師陳萬裕「大病小病一視同仁、不馬虎、尊重每一個人的生命」,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也對陳教授「做人家不會做、不能做、不敢做、不要做、還未做」的醫療工作,堪為大家楷模。

對陳萬裕而言,行醫這個志業是很特別的,透過專業訓練,獲得一種神秘的力量,可以救人,保障健康,「必須和戰士保衛國家一樣」,擔負一定的社會責任。但是,他告訴門生,醫生,應該先會做人。

日本富士電視慶祝開台四十五年,三度重拍醫生故事的日劇「白色巨塔」,是四十年前的著名小說改編,劇中主角「財前」和「里見」兩位一流醫生,一位汲汲營營,熱中名利;一位是全心投入研究,一心一意只為病患是全然不同典型。

老教授不相信有人為醫生量身訂做「白色巨塔」,但他對「人都是一樣的,生而平等」相當堅持。他說,每個人都有他的人格、尊嚴,醫生不能因為患者職業而有所區別,醫者一定要尊重急待救治的病人,才能尊重生命。「沒有不會做人能成為名醫的。」他也不相信只會擺架子的醫生,會成為名醫。

陳萬裕的這一番話,好像講給「白色巨塔」中的只想出名、升教授的「財前」聽的;而尊重患者、尊重生命,正是劇中「里見」扮演的角色。

陳萬裕說,我的人生以服務為目的,我的規畫就是「服務到最後一口氣」,所以跟生來是要享受的人,規畫不一樣。「那怎麼會累?不會累的。」

七十年沒變過
四點起床洗冷水澡


問老教授會不會累?是因為超過六十個年頭,不分冬夏、晴雨,他每天一定七時不到就在研究室展開一天的行醫和教學工作,連退休都那麼的規律。

持之以恆,談何容易。但有幾件事,在陳萬裕身上,七十幾年如一日:一是清晨四點即起;另一是,用冷水沖澡二十分鐘。

清晨四點起床後,陳萬裕的大清早也是既規律又充實,安排緊湊。他說,起床後第一件事先洗冷水澡、配合按摩肌肉,洗個二、三十分後,全身舒暢,精神抖擻。

接下來他到巷口撿拾前一天晚上,機車停放在巷內所遺留的菸蒂、飲料罐、塑膠袋等垃圾,做環保義工,再次活動筋骨,大約又用掉了半個小時。然後回家照顧自己的花花草草一個小時。六點鐘吃完早餐,出門到醫院。

這種長達七十年的規律,可見其毅力堅定。為什麼會想要洗冷水澡?陳萬裕說,初中時,他被老師叫去參加足球隊,課外練球太累,早上起不來,只好用冷水提神。可是,「沒有運動神經」的陳萬裕,後來並未當成學校的足球隊員,不能很神氣的和當年來台的英國足球隊員一較高下。但,這一洗,從此變成習慣。

年輕時,並不知洗冷水澡的好處,只知會清醒,但在醫學上也有其道理。陳萬裕說,冷水一沖下去,血管會收縮, 「就好像輕度運動一樣」。不過,有心臟、高血壓的人就要小心,尤其是冬天,血管容易收縮,不習慣的人要避免。

養生之道
最好的辦法就是清淡

已過米壽(八十八歲),陳萬裕除了視力較差,看文獻得拿放大鏡外,體能保持得極佳。「若以為醫生都長壽就錯了」,陳教授說,數據顯示,醫生平均壽命,比平均年齡少十歲。如果平日不注重保健,醫生並不見得身體好。

陳萬裕的養生之道在醫界也是一絕。他是腎臟權威,最清楚腎臟是解毒的器官,所以他盡量不讓腎臟負荷,「最好的辦法就是清淡」,平日除少鹽、少糖,不抽菸、不喝酒外,他連吃幾片肉,吃多少飯都控制得很好,身材也數十年不變。平日他連茶和咖啡也不喝,「有咖啡因,會睡不著。」

事實上,一般感冒,他也不吃葯,而以多喝水,吃水果,補充維他命C。他說,一般疾病如果開超過四種葯就太多了,除非是好幾種病一起開葯。

他個人至今也很少吃葯或保健品,每天只是一顆「善存」而已。

年輕時的陳萬裕,在醫院吃飯盒,就只吃中間,有人好奇問他,才知「飯盒邊邊怕有細菌不衛生。」那是在衛生條件差的年代,現在,他也盡量衛生取向。

也有學生發現,陳教授要出發到某處前都會先上廁所,這也是他的另一種保健。很多人習慣憋尿,也常見攝護腺的毛病,陳教授不因事小就不注意,反而身體力行,這是他長保身體硬朗之道。

陳教授說,「兩隻腳就是我最好的車」,雖然不會騎腳踏車、不會開車、但也養成他快走,多走的習慣,比年輕人的步履又快又輕。

名利淡泊,陳萬裕對金錢的概念是「沒概念」,他笑著說,「我要用的錢非常少。」事實上,他的學生說,「老師的西裝都是幾十年的。」

經驗告訴人,社會唯一不變的就是變。但是,用在陳萬裕身上,經驗顯然失靈。陳萬裕用他超過一甲子的規律,證明了社會在變,有使命的醫者還是有他的唯一信仰,視醫學為神聖的事。台大腎臟科教授蔡敦仁跟隨陳萬裕教授多年,長期觀察他的一言一行發現,「對任何人都是打從心裡的尊重,而且永保赤子和真誠之心。」

貢獻卓越
尿毒症、烏腳病因他改善

早在民國四十五年,陳萬裕已是台大醫學院內科教授,五十一年擔任內科主任,桃李滿天下,是台灣腎臟醫學開拓者。曾經得到尿毒,就必須面對死亡,現在卻可活幾十年,陳萬裕貢獻最大。
他也是最早投入研發的醫生。他與大同公司創辦人林挺生同是台北第二中學同學,兩人更是當時班上「唯二」考取台北帝國大學(台大前身)的人。林挺生父親生病期間,陳萬裕擔任主治醫師。民國五十九年,林挺生感謝他替父親診治,捐出一百萬元在台大成立大同腎臟研究基金會,陳萬裕為基金會執行人。這是台灣第一個醫學基金會。
陳萬裕說,當時的一百萬元可以買下台北市羅斯福路的幾棟房子,光一
%利息,每個月聘請五到六位助理足足有餘。這筆基金一直到現在都用在腎臟病有關的研究。
早期的「烏腳病」、台東長濱鄉的「怪病」,讓整村、整個社會造成恐慌,也都因他的所學獲致改善。
民國五十七年,醫史上首次的腎臟移植出現在台大醫院,內科的陳萬裕並未動刀,但他卻是這項大手術進行中最大的功臣。這也是為什麼台大醫院醫師在談「白色巨塔」時,會形容陳教授簡直就是「里見」、「財前」和「東教授」三位一流名醫的優秀綜合體,但沒有「東教授」的猜忌。
在國內醫界成名早,他從不以地位之尊崇而有任何態度上的轉變,對工友、對貧窮的患者都一樣,永遠以最輕的語氣,說「OK」。
對於目前的醫病關係,連老教授也感嘆,當年他到美國去做研究時,美國杜克大學教授問他「你們初診都問多久?」他答「半個小時」,美國教授說「那怎麼夠?」反觀現在,平均三到五分鐘。這樣趕進度,怎可能有好的醫療品質?
陳教授認為,健保費要提高,醫生才能更詳細的看病人,同時也要有分級制,才能限制醫療不浪費。
陳萬裕的人生哲學,並不深奧,卻建立一種高度。這種高度,正是現在醫療制度環境下,本應是天職的醫生所被束縛之處。他的生活態度以及養生之道也看似簡單,難就難在不能持久。

台大一位內科教授用「上帝的使者」來比喻他的老師,陳萬裕做的,是否距離我們太遙遠了?
陳萬裕小檔案
出生:1916
學歷:台北帝國大學部醫學士
   日本熊本大學醫科博士
經歷:台大醫學院內科教授
   第一內科主任
   陳萬裕基金會董事長
專長:內科學、腎臟學
現職:台大醫學院榮譽教授

一月

[品格小故事誠信2]    不甜的西瓜

    台北地區有一家里仁商店,專門販賣一些沒有農藥的蔬菜水果或沒有添加物的食品。住在隔壁的蕙苓是這家商店的老主顧。

   蕙苓去年為了讓大家在夏天也能吃到沒有農藥的西瓜,便在住家附近的空地試種。她想,如果成功了就可以拿去里仁商店賣,顧客們也能吃到又甜又止渴的西瓜。但是西瓜不好種,失敗率很高,所以她很努力的撒種,並且小心的照顧,不料,大雨一來就整個泡湯了。

   今年蕙苓捲土重來,有了去年失敗的經驗,今年就更加細心了。經過一段時間後,蕙苓的西瓜種起來了,她好高興,而且竟然種出一千多斤,於是她找了一群義工幫忙採收。當她剖開西瓜要請大家吃的時候,發現:糟榚!竟然不甜。她心裡著急了,這麼多的西瓜怎麼辦,總不能自己留著吃,可是如果賣給里仁商店,顧客買回去吃了不甜,就不會再買,她要如何向老闆交代呢?蕙苓想來想去,覺得好苦惱,最後她決定將情形一五一十地跟里仁商店的賴老闆說。

   不料,賴老闆竟然照單全收,蕙苓雖然高興,可是內心還是有點兒不安,她對賴老闆說:「我很感謝你能體諒我的辛苦,可是難道你不怕賣不出去嗎?」賴老闆對她眨眨眼說:「沒問題的」。蕙苓忍不住又再問:「顧客買到不甜的西瓜就不會來買了,剩下的西瓜你要怎麼處理呢?」賴老闆說:「里仁商店講究的是『誠信』,所以我會老實告訴顧客,很有可能買到不甜的西瓜。而且我打算把妳辛苦種植的過程寫下來讓顧客知道,即使他們不買也沒關係,頂多我送別人吃。」蕙苓聽了後,心中又感謝又佩服賴老闆的為人。

   沒想到,西瓜一推出後銷路非常好,許多顧客聞風而來,想吃吃看沒有農藥的西瓜究竟是什麼味道。幾天之內就賣光了,還有一些顧客因為沒買到,感到很可惜。「不甜的西瓜」反而為里仁商店的「誠信」作了最好的廣告呢

 

[品格小故事誠信1]   春天底下兩條蟲

    那天,國文課下課後,阿魯忽然想起自己在幼稚園小班時的一件往事。

那時他剛進小班第二天,早上媽媽叫阿魯起床時,他忽然「哇!」地一聲哭起來。媽媽大吃一驚問怎麼了?阿魯抽抽噎噎回答:「老師說我們要自己起床,不可以讓爸爸媽媽叫起來!」媽媽聽了,鬆了口氣說:「哎!你跟老師說是你自己起床就好了嘛!」沒想到阿魯卻哭得更傷心了:「不可以說謊!不可以說謊!」……

這件像發黃照片的往事,所以突然襲上心頭,因為國文老師在課堂上的一席話觸動了他。

    那天老師上課時,提到宋代名臣司馬光。老師說,司馬光五、六歲時,有一回,和姊姊想把一枚胡桃的外皮剝下來,兩人想盡辦法都不成功。後來姊姊離開了一會兒,一位女僕拿熱開水一燙,胡桃皮就脫落了。當姊姊回來,問是誰剝了胡桃皮時,司馬光回答說是他剝的!父親在旁目睹整個情況,非常生氣,便訓斥司馬光:「小子阿得謾語!」意思是你怎麼可以說謊話?司馬光說,這是父親對他人格教育的開始,影響他很大,因此他一生對自己最大的期許便是「不妄語」三個字。後來,當學生問他,做人最要緊的是什麼時,司馬光的回答也只是一個「誠」字。當學生繼績追問誠從哪裡做起時,司馬光則告訴他,從不說假話開始!

    這時,老師忽然從故事回到現實問大家:「那麼不說假話,又該從哪裡做起呢?」全班沒有人回答。老師便說,當然該從對父母誠實做起!因為那是人格打地基的工作!如果地基打不好,整個上層建築都會受影響。

    然後老師告訴他們,對父母說謊最大的危險和悲哀,便是以為父母不知道,而沾沾自喜。但是錯誤的行為得不到糾正,逐漸強化,到頭來受害最深的還是自己!就像伊索寓言裡那個說謊成習的牧童一樣,當真相大白,所有人都棄他而去時,他的羊群也被野狼吃掉了!在這個寓言裡,老師分析說,羊群被吃掉,其實是一個象徵;象徵說謊者失去別人的信任,失去所有,也終於賠上自己的人生!

所以,對父母說謊,老師搖搖頭歎了口氣表示,只能以一句來形容,那就是春天底下兩條蟲!

    大家先是不懂,等弄清楚後都笑起來。阿魯卻笑不出來。因為現在的他便經常對父母說謊!小自作業沒寫,卻說本子交給老師了;大至班費三百元,卻謊稱五百元;乃至竊取父母的金錢、考試作弊……等等。所有這些,對照著生命早期那曾經哭喊著「不可以說謊」的自己,阿魯懷疑,這會是同一個人嗎?想起父母平常辛苦工作,對他期望那麼殷切,他卻利用他們對他的信任,欺騙他們,這是多麼不公平的事?如果今天別人以相同方式對待他,他能夠接受、原諒對方嗎?……

    一顆淚珠滴下來,他趕快把它擦去,不想讓同學看見。於是,就在幼稚園小班那遙遠可愛的往事浮出記憶底層的這個早晨,當微風拂過,拭掉的淚痕在頰上化成一點清涼之際,阿魯同時在心底作了一個決定:以後不再對父母說謊!因為他真的不想再傷父母的心!因為他不願意「春天底下兩條蟲」的形容詞加在自己身上。因為,啊!因為他不願意像伊索寓言裡那放羊的小孩一樣賠上自己的人生!

 

 

二月

對自己的過失負責

美國前總統雷根,十一歲時與朋友一起玩球,雷根不慎將鄰居家的玻璃打破,鄰居索賠12.5美元。雷根告訴父親:「我不是故意的。」父親卻說:「玻璃是你打破的,你要負責賠償。」雷根為難的說:「可是我沒有錢啊!」於是父親給了雷根12.5美元,說:「這筆錢先借給你,一年後還我。」接下來,雷根只好開始打工,半年後終於把錢還給父親。後來,雷根在回憶起這件事時表示,透過自己的勞力來承擔過失,讓他明白什麼是責任。

 

想一想:

雷根的爸爸讓他自己想辦法償還那筆錢,是為了什麼?

       故事:賣爆米花的學生--負責品格故事文章分享

 一個就讀技術學院的王佳琳女學生,負責保管班上要去泰國的畢業旅費八萬兩千元,但是這筆錢卻在它的租屋處不幸失竊。他面對這個挫折的態度和處理方式,值得年輕人學習。

    八萬多元,不是太大的金額,但是對打工時薪只有七、八十元的學生而言,卻不是小數目。公款遭竊後,佳琳難過的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她沒有找任何推卸的理由,決心要把錢賺回來。她除了到安親班工讀外,也到美食街打工;賺來的錢扣除生活費,其餘都存下來作為存錢的基金。此外,她也在同學的協助下「賣爆玉米花」以增加收入。在一群好朋友的打氣鼓勵下,佳琳借到一部爆米花機,開始研究爆米花的製作流程,並研發多種口味,在那段「試爆」過程中,這一群女孩子天天與爆米花為伍,有一陣子聞到奶油味都會作嘔想吐!在學校福利社老板協助下,學校餐廳給他們一個角落設攤開賣,每杯只要十五元,校外如果有舉辦大型活動他們也不錯過;於是,這六、七個花樣年華的女孩,圍上圍裙、犧牲自己了休閒時間,自願輪班在學校餐廳、或是校外的大型活動賣起爆米花。

每杯十五元的爆米花,還要再賣多少杯,才能讓這群年輕人順利完成全班的畢業旅行?當所有的人都在摒息注意時,校園裡甜滋滋的爆米花香味,伴隨著吆喝聲到處飄盪。爆米花的攤位招牌上寫得很清楚「給我爆爆---愛心義賣」,綁著小馬尾的佳琳,臉上滿是俠女的風範與氣概,「我做錯的事,我要承擔!」佳琳說:「錢包是我弄丟的,我要靠自己賺回來。」泰國到底能不能去呢?佳琳一杯杯、一鏟鏟的,小心翼翼鏟起全班的夢想,希望前往泰國的飛機,可以順利起飛。那一陣子,佳琳以及姊妹淘們,身上濃濃的奶油味總是洗不乾淨,手臂上也陸陸續續被爆米花機油鍋燙傷,鮮明的疤痕烙印著這一段不平凡的青春。

    爆米花每杯十五元,利潤有限,原本生意不好,後來經媒體披露,很多人熱心光顧,基金得以快速累積。最後三週,爆量賣出五千杯的消息傳出,賀喜的資訊在南台灣發燒,任務圓滿達成,黃金傳說在尋夢園中寫出漂亮的一頁!湊足八萬元,前往泰國的飛機,將在五月,伴同他們的人生共同起飛。

    同學其實可以推說自己很倒楣,錢是大家委託他保管的,住處失竊也不是她的錯。但是他沒有怨天尤人或推卸責任。面對挫折的時候,她選擇承擔責任,並且勇於負責,全力以赴的試圖彌補損失,而且她成功了。

這個賣爆米花的學生,精神令人感動,也對所有學生示範了什麼叫做「負責任」。(資料來源:國語日報)

想一想:

1.  佳琳怎麼去面對八萬元遭竊的挫折?

佳琳的行為中值得你學習的是?

 故事:學會了,真好!--負責品格故事文章分享

小慈正在寫功課,寫著寫著,突然想到昨天放在冰箱裡的飲料還沒喝完,就走到廚房去拿飲料。沒想到,一打開冰箱門,就看到冰箱裡正滴滴嗒嗒的流下橘色的液體。小慈想:冰箱怎麼這麼髒?到底是誰弄的呢?

小慈找到飲料時才發現:滿滿的一杯飲料,竟然灑掉了一大半。糟糕!怎麼會這樣?哎!好喝的飲料只剩下一點點了!原來,冰箱堥漱@攤攤橘色液體,是我的飲料打翻了所造成的!難怪媽媽千交待、萬交待:「絕對不可以把喝一半的飲料放在冰箱堙A不然打翻了,媽媽又要花時間去清理耶!」,看來媽媽說的話沒錯,一不照著做,就得吃苦頭了!

小慈本來想拿著飲料就走,可是,當她想起媽媽平時整理冰箱、在家裡那麼辛苦,就不敢不負責任的一走了之。哎!早知道,就該好好聽媽媽的話,別粗心大意的把巳經喝了兩口的飲料隨便塞進冰箱堙A搞得冰箱一塌糊塗!哎!這麼髒的冰箱、這麼髒的地板,都是我弄的,怎麼能不管呢?

於是,小慈趕快去拿抹布,按照媽媽教的方法來清理冰箱。首先,把冰箱堛漯垂~拿出來,一樣一樣清理乾淨後繼續擦冰箱堶情A等冰箱擦乾淨以後,再把物品擺回原位,最後把地上污水擦乾淨。

因為小慈非常細心,完全按照媽媽教的去做,連冰箱堶悸漱p縫隙都注意到了,一點也不馬虎,使得清理過後的冰箱看起來又清潔、又整齊,地板也不再黏答答、髒兮兮,看起來好舒服。

小慈望著乾淨的冰箱和地板,她想:媽媽的話真對,如果,我一開始就照媽媽教我的方法去做,就不會弄髒冰箱。還好,我有用心的照著媽媽教的方法,把冰箱清理好,沒有讓媽媽傷腦筋。而且,透過打翻飲料這件事,讓我學會「聽話的重要」,這真是太好了!想到這堙A小慈又快快樂樂的回去寫功課了!

◎想一想:

1.冰箱中打翻的飲料如果不立刻清理,會有什麼後果?

2.小慈看到冰箱那麼髒原本想掉頭就走,後來為什麼會去清理冰箱?

3.在家中你會自動去做那些家事?有那些家事你能做,卻還是父母在幫你做?

 

三月

           故事三:人不可貌相 欣賞品格故事文章分享

一對老夫婦,女的穿著一套褪色的條紋棉布衣服,而她的丈夫則是穿著布製的便宜西裝,也沒有事先約好,就直接去拜訪哈佛的校長。

校長的祕書在片刻間就斷定這兩個鄉下老土根本不可能與哈佛有業務來往。先生輕聲的說:「我們要見校長。「祕書很不禮貌的說:「他整天都很忙。「女士回答說:「沒關係,我們可以等。「過了幾個鐘頭,祕書一直不理他們,希望他們知難而退,自己走開。」

他們一直等在那裡。祕書終於決定通知校長「也許他們跟您講幾句話就會走開。「校長不耐煩的同意了。 校長很有尊嚴而且心不甘情不願的面對這對夫婦。女士告訴他:「我們有一個兒子曾經在哈佛讀過一年,他很喜歡哈佛、他在哈佛的生活很快樂。但是去年,他出了意外而死亡。我丈夫和我想要在校園裡為他立一紀念物。」

校長並沒有被感動,反而覺得很可笑,粗聲地說:「夫人我們不能為每一位曾讀過哈佛而死亡的人建立雕像的。如果我們這樣,我們的校園看起來會像墓園一樣。「女士很快的說:「不是,我們不是要豎立一座雕像,我們想要捐一棟大樓給哈佛。」

「校長仔細的看了一下條紋的棉布衣服及粗布的便宜西裝,然後吐一口氣說:「你們知不知道建一棟大樓要花多少錢嗎?我們學校的建築物超過七百五十萬元。」

這時,這位女士沈默不講話了。校長很高興,總算可以把他們打發了。只見這位女士轉向她丈夫說:「只要七百五十萬就可以建一座大樓?那我們為什麼不建一座大學來紀念我們的兒子?」她的丈夫點頭同意。而哈佛的校長覺得很混淆和困惑。

就這樣,史丹佛先生夫人離開了哈佛,到了加州,成立了史丹佛大學來紀念他們的兒子。

 

◎想一想:

1.  校長的祕書為何對這對夫婦很冷淡?

2.  校長的態度又如何?

3.  最後這對夫婦用怎樣的方式來紀念他們已逝世的孩子?

 

 

◎文章摘錄自台中市品德教育學園

 

故事二:三個金人 欣賞品格故事文章分享

曾經有個小國到中國來,進貢了三個一模一樣的金人,金碧輝煌,把皇帝高興壞了。
   
可是這小國不厚道,同時出一道題目:這三個金人哪個最有價值?
   
皇帝想了許多的辦法,請來珠寶匠檢查,稱重量,看做工,都是一模一樣的。怎麼辦?使者還等著回去匯報呢。泱泱大國,不會連這個小事都不懂吧?
   
最後,有一位退位的老大臣說他有辦法。
   
皇帝將使者請到大殿,老臣胸有成足地拿著三根稻草,插入第一個金人的耳朵裡,這稻草從另一邊耳朵出來了。第二個金人的稻草從嘴巴裡直接掉出來,而第三個金人,稻草進去後掉進了肚子,什麼響動也沒有。老臣說:第三個金人最有價值!使者默默無語,答案正確。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最有價值的人,不一定是最能說的人的人。老天給我們兩隻耳朵一個嘴巴,本來就是讓我們多聽少說的。善於傾聽,才是成熟的人最基本的素質。                    

                                   ◎文章摘錄自桃園縣品格教育網